百煉成鋼
百煉成鋼

澳門藝術博物館文化及藝術顧問
展覽統籌
江 連 浩


  “鐵匠敲打他們的鐵砧就像在模仿力量之神原始的姿勢,他們實際上是祂的同仁。所有與土地的肥沃、冶金術及勞動有關的神話都是近代才出現的。冶金比陶器及農業更遲出現,冶金被視為一種神聖的技術。那時,天神仍然處在種植及小型遊獵時期,祂最終被力量之神驅逐。而力量之神就是有關種植的男性天神,祂是大地女神的丈夫。”

  《熔鐵爐及熔化鍋》— 艾良德


本質∕精美

  不同地區鐵器時代的起始不盡相同。數千年前,人類開始用鐵隕石和矽石塑造形狀,這些從天而降的石體被視為神賜的恩物。

  人類在早期製造陶器時,已明白了火的重要性。隨著礦石的抽取以及青銅的運用,火的使用更大大增加。當鐵礦被發現後,火這種擁有神聖變化特質的元素開始為人類所認識,甚至被不同文化的人所敬拜。

  作為火及鐵的操控者,鐵匠被視為神聖的象徵。這是由於只有很少人會像鐵匠那樣,敢於挑戰來自大地的自然力量,並運用火的熱力令鐵熔合。

  鐵匠製造了兩種主要產物:農業用具及鋒利的武器。如果說那些農業用具的演變發展並沒有什麼特殊性的話,那麼鋒利的武器(如刀劍)的演變過程則具有歷史記號的特徵,在不同文化中均有反映。

  事實上,鐵的鍛造只不過是重整地球的核心,在地心碩大的熔爐裡充滿了磁性的熔鐵以確保行星的磁場及地心吸力。這些古老文化實際上在用一種不同的說法來表達相同的意義:那就是維持生命的力量。換言之,每當鐵匠鍛造劍時,就是在利用熔鐵爐及地球深層地殼的物質重新創作。


火、元素及鋼

  許多鐵製品在新疆墓地的出土文物中被發現,以輻射碳鑑定年代,一般人認為鐵的使用起源於公元前八世紀。然而,鍛造鐵早在商周時代已經出現了—青銅製斧頭的刃就是鍛造鐵的一種。

  磁力的主要元素是正負兩極。而鋼的發現則包含了中國人所說的五種元素:金、木、水、火、土。火是演變的力量,木是火的供給者,金是被轉化的元素,水是鋼、土及發源地的鍊金術的原動力。

  只有看過鋼鐵在晚上被烈火燒紅的人,才能真正明白熱騰騰的鐵浸入水中是個怎樣不可思議的轉變過程。

  整個分子結構在熱鐵(陽屬性)進入冷水(陰屬性)的衝擊下轉變。不同的部分結合後,創作及再創作使其成為鋼鐵。陰陽或產生磁力的正負極,與新生金屬熔合後,冷卻的形狀就像新生命的誕生。

  在人群中,恰恰只有鐵匠能理解整個以陽性及陰性為原始力量的創作過程。因此,他們是生產者及重演者、自主的煉金術師。


刀劍、象徵及偏見

  鋼造的劍是人類歷史上最恆久不變的武器。它是權力、破壞的象徵,但也是基本價值及人類畏懼的證明。例如:一方面是榮譽、勇氣、忠誠及公正;但另一方面則是殘酷、背叛及懦弱。

  然而,在這些無法逃避的雙元性看來,刀劍來自神話,其本質形象是具體化的。例如:凱爾特族傳說的萬寧之劍、亞瑟王的石中神劍、達摩克利斯之劍、天使長聖加百利之火焰劍、道家捕魔劍、公平神像手持的劍。

  現在,刀劍被視為儀式、過時及遠古過去的一部分。無論它運用的技術多麼複雜,我們都應記住:“技術”源於希臘,它指的不僅是工匠所運用的極其巧妙、熟練的手法,也包含了藝術性。世界正在不斷改變,文化變得更廣闊更變通,而藝術概念在新的視野下,也變得更為廣闊。

  人類現在正處於這樣一個歷史時期:偏見不能再存在,而藝術也再不分主次。

  因此,刀劍可視為藝術品及設計品,它用珠寶裝飾,並運用了精細的綱紋及技巧;幾百年以來,刀劍亦演變出各種特定的用途。


當代鐵匠及多元文化

  對於已過時的刀劍技術的執著,使得今天的鑄刀師工作仍然不斷重複幾千年前古老的冷熱熔合。製造具破壞力的武器已不是今天鑄刀師們的目的了。現在,鑄刀師可以專注於創作,配合新技術製造古工藝,用鋼來表達精煉及更新的單一目的。

  觀看由當代鑄刀師為這個展覽挑選的各式作品,其過程、技術及風格非常有趣。他們的文化選擇表現了東西方文化交融的多元文化性,反映了文化的優先權,使鑄刀師的作品成為文化交融的重要代表。

  其他博物館有否關注今天的鑄刀師我不太清楚,但我堅信,澳門藝術博物館舉辦國際當代鑄刀師展覽,讓大家認同這些鑄刀大師的存在,是這個領域的拓荒者。

  澳門藝術博物館一直貫徹當代文化藝術觀念,關注一些被忽略了的藝術,希望可以藉此開拓出一個更廣闊的藝術視野。


© 澳門特別行政區民政總署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