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由民政總署轄下澳門藝術博物館與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澳門基金會、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旅遊局及澳門日報合作舉辦之“山水清暉──故宮、上博珍藏王鑑、王翬及虞山派繪畫精品展”,展出故宮、上博珍藏逾一百三十件套,超過三百幅王鑑、王翬及虞山派畫家共十六人的繪畫真跡。

澳門藝術博物館自二零零四年起,每年九月持續舉辦書畫文物大展,已成為澳門的一個文化亮點。今年與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再度攜手合作,舉辦“山水清暉”展覽,又一次帶領觀眾神遊於千山萬峰之中。

二零一一年,藝博館舉辦“山水正宗”展覽,將清初極具影響力的“四王”中的王時敏及王原祁之藝術精品帶來澳門,今年續辦以王鑑、王翬為題的“山水清暉”展覽,完成“四王”之特展。是次展出作品,當中不乏國家一級文物,觀者除了可以較全面地認識王鑑、王翬及虞山派的繪畫藝術,也可以透過變化多端的筆墨和構圖,認識到南、北宗的繪畫風格在清代合而為一後的盛景。


王鑑
摹古
王鑑出身仕宦名門,家藏諸多古畫,所覽古畫眾多,浸染甚深,自幼學習董源、巨然,後親炙董其昌,接受其倣古思想和“南北宗”理論,傾心於元四家。六十五歲前,其筆墨主要以董、巨為主,融入王蒙的細密筆法,黃公望鬆動靈逸的筆意,渾厚中加入峭利,丘壑多曲折奇崛之姿,墨色層次豐富,有蒼莽淹潤的氣韻,形成規範化的形式外象和表現語言,已達到不求形似,妙得神髓的境地。

兼冶
康熙元年,王鑑倣效王時敏的“小中現大”,繪製《倣宋元山水圖》冊十二開,其中除了倣元四家、董源等南宗畫作,還有摹寫兼南、北宗特色之趙孟頫等的作品。這是王鑑的一套重要作品,顯示了明末清初畫壇上“集古之大成”的願望和趨勢,也顯示了他在建立南宗理想化山水圖式範本的同時,已更有意識地集合南、北宗,自樹一幟。六十五歲前後,融冶南、北宗的作品日漸增多,這種藝術趨向更為明顯。


王翬
逼真
王翬生於丹青世家,早年多就黃公望畫法,又有吳門和雲間派畫風。二十歲時,巧遇王鑑,又拜王時敏門下,得二王傾囊相授,遍觀名家真跡,探得宋元精髓,摹倣逼肖,如鏡取影。三十多歲時已能追根溯源,融會貫通,摹古之作揮灑自如。四十歲後,王翬四出遊歷,廣交各地畫家,開闊了視野,開始涉足北宋一脈的傳統,為融合南、北宗於一爐奠定了紮實基礎。

融匯
王翬在六十歲時在京主持繪製《康熙南巡圖》是其一生中的重要轉折點,因稱旨而獲太子胤礽賜“山水清暉”四字,使之在京名聲大振,“名公巨卿文人學士爭交之”。王翬通過在京城的交往,觀賞和臨倣了大量古畫,進一步拓展了學習領域。通過繪製《南巡圖》,也大大增強了作為職業畫家的重要條件:全能的技藝、寫實的功力、丘壑和筆墨並重,使其畫風大變。他開始竭力有意識地把南、北宗融為一爐,集宋、元為一體,“以元人筆墨,運宋人丘壑,而澤以唐人氣韻,乃為大成。”真正完成了明末清初以來人們所期待的“集大成”的境界。


虞山派
王翬以其畫藝超絕和聲望崇高吸引著大批的從學者,自然形成了“虞山派”,其集古大成的畫學思想和風格影響後世畫壇三百年。

早期的虞山派中,楊晉是佼佼者,他工山水、人物、寫真、花鳥,尤擅畫牛。王翬的作品中,人物、牛馬多由楊晉補繪,曾與師同繪《康熙南巡圖》。其山水亦很清秀繁複,但用筆較板,小筆比王翬更加刻露簡率,設色清雅。其他的虞山派畫家還有王玖、蔡遠、李世倬、宋駿業等人。虞山派較之婁東派能夠不囿於一宗一派,遍學宋元諸家,兼顧南、北,還能師法自然,使得畫面更加具有生活的氣息。





© 澳門特別行政區民政總署 版權所有